专家解读

分类导航

国内大循环,要怎样循环起来?

Time:2021-04-08 Source: 原创 Hits: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“立足国内大循环,协同推进强大国内市场和贸易强国建设,依托国内经济循环体系形成对全球要素资源的强大引力场,促进国内国际双环。”

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,“国内大循环”是主体。那么,国内大循环的提出背景是什么?意味着什么?要如何促进大循环?

国内大循环的提出背景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实行“出口导向加投资拉动型”的经济发展模式,出口总额长期保持20%以上的高速增长。

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,我国出口增速有所放缓,想要继续维持出口的高增长态势已经殊为不易。加上我国传统行业的竞争力随着人口红利减退、人力成本提高,原先的低附加值的代工模式也遭受到不小的挑战。

从国际形势来看,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内抬头,逆全球化风潮迭起。中美关系摩擦加剧,部分国家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,加剧了中国高科技产业供应链风险。

新冠疫情使得全球贸易受到进一步冲击。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的数据显示,2020年全球贸易总额下降约9%,其中货物贸易额下降约6%,服务贸易额下降约16.5%。

在国内国际因素的双重挑战下,寻求改变和突破成为应有之义,“国内大循环”的概念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。

那么什么是国内大循环?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“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,以创新驱动、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。破除制约要素合理流动的堵点,贯通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各环节,形成国民经济良性循环。”《经济日报》的文章也指出,“畅通国内大循环,就其主要方面来说,是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。”

可以说,扩大内需是促进内循环的重要方向。在这方面,中国拥有特殊的优势和潜力。

从市场规模来看,作为14亿人口的大国,中国拥有全球最广阔的内需市场。但是,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居民储蓄率偏高,中国居民的消费意愿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同样,从经济结构上看,2019年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为58.6%,和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仍有20多个百分点的差距。这也意味着,提振内需和消费的潜力无比巨大。

国内大循环意味着什么

强调“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”的国家战略,对于我国的产业升级、企业转型至关重要,也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。

1、助推国货崛起和品牌升级

在传统的对外贸易模式下,很多中国企业处在贸易分工的中下游,主要从事低端制造业和零部件生产工作,依靠代工赚取差价,产品附加值低。

而内循环背后强大的内需将鼓励中国企业开创自主品牌,在产品设计和服务上下更多功夫,向高附加值迈进。

2、推动海外消费回流,民众将有更多的消费选择

2015-2019年间,我国消费者每年平均在海外消费2500多亿美元,连续多年位居全球首位。

民众选择海外消费,重要原因之一是国内产品无法满足国内消费者的质量、品牌需求。据国泰君安的估计,如果居民海外消费回流25-50%,可额外拉动居民最终消费0.5到1个百分点。

如果国产品牌能够把握住内循环的机会,努力提升品牌和产品质量,将有效促进消费回流,国内消费者也将拥有更加多元和优质的选择。

3、推动产业升级,帮助中国实现科技自立

内循环还意味着国家将采取更加积极的产业政策,助推产业升级。例如《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》中提出多个产业升级相关的建议,包括“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,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”和“坚持自主可控、安全高效,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,推动全产业链优化升级。”

此外,新兴产业也将迎来发展机会,《建议》明确提出,要加快壮大新一代信息技术、生物技术、新能源、及航空航天等新兴战略产业。

如何促进国内大循环?

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,意味着要着力打通国内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的各个环节。

1、生产:科研投入弥补缺口,重视高科技产业

在生产端,中国有着深厚的“家底”,不仅拥有全球工业门类最齐全、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,还拥有1.3亿户市场主体和1.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各类专业技能的人才。

但是近年中美关系摩擦中暴露出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:中国目前尚不掌握科技产业中的诸多核心技术,以至于出现被西方国家“卡脖子”的现象。

这反映出中国科技创新能力有待加强。虽然近年来中国研发支出占GDP比例有显著提高,已经接近世界平均水平,但是和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。

刘鹤指出,“加快科技自立自强是畅通国内大循环、塑造我国在国际大循环中主动地位的关键。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,发扬科学家精神,鼓励大胆探索和合理质疑,加强基础研究、注重原始创新。”

此外,在产业方面,还应加快新基建投资和数字经济建设,就如黄奇帆所指出的,新基建不仅本身能带来万亿级别的投资需求,“还将通过数字经济产业化、传统产业数字化、研发创新规模化而产生不可估量的叠加效应、乘数效应……新基建有助于完善中国创新体系,推动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”。

2、流通:继续降低物流成本,畅通内循环体系

流通是畅通经济循环的重要基础。中国目前拥有较为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,高铁里程占全球三分之二,全国公路总里程2019年末达到501.25万公里,其中高速公路总里程14.96万公里,也居世界第一位。

但是物流成本仍然居高不下。数据显示,中国全社会各种物流成本占到GDP的15%,而美国只有GDP的7%。

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铁路运量比重低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19年中国货物运输有七成多是由公路完成的,铁路只占约9%。

黄奇帆指出,一般来说,铁路运输成本是高速公路成本的1/3,如果把铁路运量比重提高到15%-20%,将有效节约物流成本。

3、分配:增加居民收入,加大社保投入力度

想要消费,口袋里有钱是前提条件。增加居民收入能够显著提高民众的消费意愿。

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居民的人均收入水平已经有了大幅增长。但是目前,城乡居民收入仍存在较大差距,应该进一步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,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。

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也有助于让民众放心消费。因此还要继续健全覆盖全民、统筹城乡、公平统一、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。

4、消费:顺应消费升级趋势,培育新型消费

《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》提出,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,顺应消费升级趋势,提升传统消费,培育新型消费,适当增加公共消费。

近几年,以网络购物、直播购物、移动支付、线上线下融合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新型消费迅速发展,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连创新高,显示出新型消费的巨大潜力。

特别是在疫情期间,传统线下消费受到影响,新型消费发挥了重要作用,有效保障了居民日常生活需要。2020年,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仍然维持着14.8%的高速增长,新型消费推动了国内消费恢复,促进了经济企稳回升。

结语

可以预见,在未来几年,内循环的相关政策将密集出台。这将极大激发中国居民的消费意愿,鼓励中国企业不断提升自己的研发能力、掌握核心技术,进而提升中国整体的产业链、供应链现代化,实现科技自立。

推动先进...

以高标准...

详细地址: 益阳市赫山区大桃北路100号